• <tbody id="nioxy"></tbody><th id="nioxy"></th>

        <span id="nioxy"></span>
        登錄

        首頁> 媒體報道> 中國言語康復產業梳理:一二線市場逐漸成熟,頭部企業營收超2億,增速超100%

        中國言語康復產業梳理:一二線市場逐漸成熟,頭部企業營收超2億,增速超100%

        • 中國言語康復
        • 2019-03-19
        • 瀏覽:2689
        • 分享

        摘要:導讀:近幾年隨著高等教育人群的擴大,人們收入水平的提高,人們的康復意識和付費意愿逐漸增強,尤其是一二線城市,市場已經逐漸成熟。國內各個民營的連鎖言語康復機構自成立10多年來,不斷發展壯大,領頭企業營收已經超過2億元,營收和付費家庭的增速均超過100%。動脈網了解的幾家連鎖言語康復機構增速也非常客觀。   言語治療是由言語治療專業人員對各類言語障礙者進行治療或矯治的一門專業學科。

          導讀:近幾年隨著高等教育人群的擴大,人們收入水平的提高,人們的康復意識和付費意愿逐漸增強,尤其是一二線城市,市場已經逐漸成熟。國內各個民營的連鎖言語康復機構自成立10多年來,不斷發展壯大,領頭企業營收已經超過2億元,營收和付費家庭的增速均超過100%。動脈網了解的幾家連鎖言語康復機構增速也非常客觀。

          言語治療是由言語治療專業人員對各類言語障礙者進行治療或矯治的一門專業學科。

          在我國,言語康復的內容主要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聾啞人康復及教育,這個版塊主要由國家救助扶持;

          第二類是言語障礙的評定、診斷、治療和研究,包括失語癥、構音障礙、兒童語言發育遲緩、社交障礙、發聲障礙和口吃等。這個板塊是各康復機構主要從事的研究和業務,由言語治療師來干預治療;

          第三類是吞咽障礙,這個版塊需要學學科綜合治療,只有部分醫療機構可以提供這個服務。

          雖然這門學科在美國等發達國家已廣泛發展,但在中國尚未得到足夠的發展和重視。在大多數人眼中,言語治療師仍是一個不為人熟知的職業。

          為了了解這一產業,動脈網對國內言語康復機構進行了梳理,尤其是民營連鎖言語康復機構,以此了解目前言語康復產業的發展現狀以及問題。

          1.jpg

          中國言語康復現狀

          國內的言語康復起源于20世紀80年代,至今已發展了30多年。

          經過30余年的努力,我國在言語障礙診斷和治療領域積累了大量經驗,言語康復師的數量近萬人。然而,我國言語障礙患者同樣眾多,發展性、獲得性和退變性神經肌肉疾病以及言語相關器官傷病均可導致言語語言障礙。

          通過中美對比可以發現,美國言語聽力協會(ASHA)的現有會員約15萬人,且擁有碩士、博士或醫學士的學位。中國治療師約有1萬人,相較于美國,配比仍嚴重不足。

        2.jpg

          數據來源:殘疾人聯合會

          截止到2017年,中國建立了較為完善的言語康復體系。言語康復機構已經從2011年的1059個增加到2017年的1417個。

          其中,1983年成立的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研究中心(簡稱:中語康)是我國唯一的國家級聽力語言康復機構,是全國聽力語言康復工作的技術資源中心和行業管理機構。中語康下設31個省級聽力言語康復機構,負責各省的言語聽力康復工作。

          其余的康復機構包括基層聽力語言康復機構和語言康復類醫療機構,而基層聽力語言康復機構又分為有牌照的殘聯定點康復機構和無牌照殘聯定點康復機構。

          這些機構構成了中國聽力言語康復的機構體系。

          民營連鎖言語康復機構成重要力量

          21世紀初,國內的民營康復機構開始逐步成立,他們逐漸成為探索引進國外先進言語康復技術、標準、經驗的重要力量。

          600

          從創辦時間來看,國內知名的連鎖康復言語康復機構的創立時間均在2000年-2010年,在言語康復領域深耕了十年以上。

          這些機構通過引進國外先進的言語康復經驗,憑借服務和人才培養得以立足,通過資本的助推,開始快速全國擴張。

          據雅恩教育邊瓊霞介紹,2015年,雅恩教育獲得了君聯資本的投資,開始跨區域、全國范圍內的擴張復制階段。2016年5月,雅恩教育只有6家連鎖機構,隨后2年間擴張到15家。

          2017年12月,東方啟音獲2500萬美金B輪融資,當時在全國有20多家直營中心。東方啟音創始人崔廣利告訴動脈網記者,目前東方啟音已經擁有33家直營言語康復中心。

          近幾年,受“莆田系”醫院的影響,民營康復醫院的聲譽雖受到了影響,但是在言語康復領域,民營醫療機構依舊是核心力量,他們在人才培訓、引進海外優秀課程并本土化、推進言語康復的普及等方面都有重要貢獻。

          以長和醫療旗下的北、上、深長和大蘊兒童康復門診、昆明長和天城醫院為例,他們引進美國新澤西特需兒童醫院康復醫療的標準和體系,以及專業的康復咨詢顧問,為患者提供基于循證醫學的,多學科團隊合作的言語康復醫療服務,彌補了國內專業化醫療康復領域的空白。

          公立醫院、殘聯附屬機構與民營康復及教育機構的區別

          長和醫療運營總監趙楊告訴動脈網記者,公立醫院在整個言語康復領域,尤其是兒童言語康復領域占主導地位。

          在我國,從事兒童言語診斷和康復的主要是兒科醫院和綜合醫院兒科。民眾的就醫習慣是先去兒科咨詢,然后根據實際情況,有些是直接在問診科室實施康復,有些是到兒科醫生指定的機構實施康復,而其康復科的言語康復占比是很少的。

          我們采訪了溫縣人民醫院原康復師朱淼,了解到他們醫院的康復科業務重心在神經康復尤其是卒中,康復師主要是做物理康復(PT)和職業康復(OT),以及中醫的針灸、按摩。言語康復項目主要由兒科科室負責。

          當然,國內康復專科醫院也會開設言語康復,配備專門的言語康復師,并提供言語治療師培訓。比如,北京博愛醫院聽力言語科,是該醫院51個科室中的一員。這個科室有19名員工,治療包含失語癥的診斷與治療、構音障礙的診斷與治療等9項,日診200多人次,年診5萬余人次。每年還要要培訓來自全國各省40名-60名學員,工作量巨大。

          由于公立醫院言語治療師從業人員較少,服務不能滿足需求。因此,民營康復及教育連鎖機構就補充了這部分的不足,將言語康復版塊做大。

          有些機構將康復師數量有數百人甚至超過千人,員工數量和場地都是單個醫院的十倍甚至是百倍,既可以提供一對一的醫療服務,也可以進行小班教育,提高孩子們的溝通能力。

          崔廣利告訴動脈網記者,連鎖言語康復機構從國外學習其成熟的課程和培訓后,經過本土化調整,建立了針對言語康復師從助理治療師、中級治療師到高級、主管治療師的培養路線。

          在場地方面,公立醫院和優秀民營言語康復機構的差距巨大,公立醫院的場地一般在100平米左右,而民營診所的場地可達800平米-1000平米,甚至更大面積。

          由于場地和人手的限制,公立醫院一般只進行評估和診斷,醫生會建議言語障礙者去康復機構或者殘聯創辦的康復學校進行康復。

          殘聯下屬的康復機構普遍擁有足夠大的康復場地,不過殘聯一般都是以班級為單位進行康復治療,著重提高言語障礙者尤其是兒童的生活技能提升。

          而在民營言語康復機構的業務中,則會覆蓋評估、診斷和康復,且很多是一對一康復。正是由于服務質量的差別,兩者的收費也有很大差距。

          崔廣利談到,一些早教機構和言語康復機構有業務重合,都會涉及親子教育的部分,但是兩者最大的區別在于,多數早教機構不具備為言語障礙兒童提供康復服務的能力。

          其實,言語康復是針對所有年齡段的言語障礙者,只是我國言語康復項目不夠普及,鑒于有言語康復需求的人群是兒童,因而服務人群大多是學齡兒童。

          將海外優秀課程本土化

          由于國內的言語康復起步較晚,且國外有成熟的課程設置,因此國內民營機構設置課程的方式都是基于海外優秀課程優化,進行本土化處理。這樣可以快速建立起一套與世界同步的訓練課程。

          以雅恩教育為例,該機構設置了開發語言訓練、言語構音、RDI咨詢輔導、PECS圖片交換系統等六大版塊課程。

          其獨家引進了美國金字塔公司的圖片溝通交換系統(Picture Exchange Communication System,縮寫為PECS),獲得中國兩岸三地培訓頒證的唯一授權。對于學齡前自閉癥兒童和相關障礙的兒童,在經過PECS訓練之后,大部分都能獲得獨立的語言能力。

          此外,雅恩教育還開發了面向言語障礙兒童父母的在線課程,以提升父母的家庭場景訓練知識和能力,希望以此減少線下課程,幫助家庭減少治療費用;而且對于暫時沒有開設訓練中心的地區來說,也能給家長一個接觸專業訓練體系的方式。

          言語康復標準的制定

          中國科學院認知神經科學博士單春雷曾在《抓住大好機遇,實現中國言語治療新跨越》一文中指出:

          經過近30年的努力,我國在言語治療臨床上積累了大量經驗。在言語評定方面,已經研制出漢語失語癥評定量表、漢語標準失語癥檢查法、構音障礙評價法、言語失用評價法,以及計算機輔助評估系統等多種自主知識產權的評估工具。

          同時,我們也漢化了波士頓診斷性失語癥檢查量表、西方失語癥檢查量表,還對制定維吾爾語、粵語等語言障礙評定量表進行了深入研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言語語言功能的量化評定方法。

          在言語治療方面,也從最初的失語癥、構音障礙、兒童聽力障礙的康復,擴展到包括口吃、兒童言語發育遲緩、兒童孤獨癥語言障礙、嗓音障礙、人工耳蝸植入后、老年性癡呆等多種類型的言語語言障礙治療。

          民營機構也在積極引進海外評估量表。在2018年8月25日,長和醫療董事長孫長森先生和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研究中心龍墨主任在《2018中國聽力語言論壇》上簽署格里菲斯發育評估量表中文版項目合作協議,標志著雙方正式開啟在格里菲斯發育評估量表中文版領域的戰略合作。

          由此可見,民營機構對推進中國言語康復標準制定起到重要作用。

          言語康復教育的發展

          人才匱乏一直是制約中國康復產業發展的重要因素,政府和民間力量都在通過自己的方式培養康復人才。

          高校開設聽力與言語康復學

          2013年,教育部本科教育目錄調整,正式建立“聽力與言語康復學”本科專業,并隸屬于“醫學技術”學科。

          由于學科建立尚處于初期,絕大多數言語康復師仍需通過參加專業協會和在言語康復領域具領先地位的醫療機構舉辦的相關培訓來鞏固和擴展自身專業技能。

          因此,培訓主辦機構和師資團隊的專業性,課程設置的科學和實用性,以及培訓是否使用與國際接軌的、循證的診斷和康復工具都是學員最為關切的問題。

          目前,國內已有8所高校開辦了聽力與言語康復學專業。其中,5所高校偏向聽力康復方向,包括首都醫科大學、中山大學新華學院、浙江中醫藥大學、濱州醫學院、四川大學華西醫學院;3所高校偏言語康復方向,包括上海中醫藥大學、昆明醫科大學、華東師范大學(教育康復專業)。

          另外,還有一些師范院校及專科高職院校也紛紛開設此專業,這一切都推動了言語治療教育事業的發展。

          在教材建設上,人民衛生出版社首批針對“聽力與言語康復專業”的“十三五”本科規劃教材也于2016年7月開始啟動編寫,該系列教材打破了以往康復醫學或康復治療學規劃教材中言語治療僅占一本教材的窘局,共規劃了13本專業教材,其中包括9本聽力學教材,4本言語治療學教材。

          與以往相比,在教材內容的廣度和深度上都將會得到質的飛躍。這批教材出版后,言語治療從業人員的專業水平將得到更大程度的提高。

          在人才培養過程中,高校也會跟企業合作,比如長和醫療旗下的昆明長和天城醫院和昆明醫科大學合作培養言語治療師。

          據動脈網了解,昆明長和天城醫院的四名言語治療師負責昆明醫科大學四種言語康復的課程。每一屆有35名-40名言語治療師畢業,畢業后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就業單位,每年有4名-5名治療師會留在昆明長和醫院。

          民營言語康復連鎖機構自建培訓體系

          由于中國高等院校開設的言語康復專業非常少,無法滿足行業需求,因此公司需要自己來培養人才,需要建立了自己的人才培訓體系。

          邊瓊霞告訴動脈網記者,雅恩教育每年在員工的技能培養方面的投入是最大的。

          培養方式分兩種:一種是邀請國內外優秀的言語康復專家來雅恩做系統的培訓;第二種是選派派優秀的員工外出學習。

          邊瓊霞表示,現在招聘有耐心肯持續從事這個行業的年輕人并不容。這個行業每天面臨一些特殊的人群,家長都是懷著熱切的期望來咨詢。但是言語康復并不是短時間就可以見效的,耐心不好的家長會抱怨,也會將焦慮轉嫁給康復治療師。

          因此,康復治療師需要不斷地調整心態,去面對這些壓力。往往一個康復的兒童會給康復治療師巨大的鼓舞與安慰。

          崔廣利告訴動脈網記者,東方啟音從香港、美國、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及地區引進技術人才及培訓導師,并培訓本土醫療及教育行業人士,然后選送優秀的員工去國外進修,獲取更多進步。目前,東方啟音每月都能培養出80名-100名言語康復專業人才。

          標準化的人才培養也為東方啟音快速擴張保證了服務的質量。

          部分連鎖機構在培訓時也會聯合國外知名的機構給合格的學員頒發證書。比如,東方啟音與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合作,開展言語康復師的培訓,課程均為理論結合臨床課程,培訓合格后,由紐卡斯爾大學發放STA證書,這個證書是具備國際標準的。

          這個培訓體系助推了中國言語康復(ST)教育的發展。目前,東方啟音已經和一些國內高校合作,幫助其加快真正言語康復師的教育,改變現在很多康復教育只學習自閉癥、教育學等方面知識的現狀。

          另外,作為民營醫療機構,給予員工可觀的陽光收入是留住人才重要方式。

          技術手段解決溝通交流問題

          除了通過教學來解決言語問題之外,一些科學技術專家也在利用技術手段解決溝通交流的問題。

          上海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翟廣濤教授及其團隊研發了一套ITA沉浸式孤獨癥治療系統幫助自閉癥兒童康復。

          這套系統通過模擬VR虛擬環境,主要具備輔助評估診斷和系統課程規劃兩個功能,符合認知和發育心理學的針對性課程和內容設計,可以提高兒童的專注力,引發學習興趣,改善互動體驗。

          通過詳細記錄體驗過程中的各項數據,以比對評估,為定制更好的干預方案提供依據,實現評估與干預同步。基于VR技術,可以變換場景,調整課程為自閉癥兒童喜歡的方式,并逐步通過與虛擬卡通人物的溝通,鍛煉溝通能力。

          翟廣濤教授告訴動脈網記者,VR技術具備交互性、沉浸性和想象性,為自閉癥兒童打開心扉提供了可能。

          由于自閉癥兒童的特殊性,目前該團隊還很難找到足夠數量的群體,無法完成長時間的有效性對照試驗。團隊嘗試做過幾次對照試驗,但是由于各種原因沒能獲取足夠的數據。

          不過,從已有的試驗效果來看,改善是顯而易見的。同時,這套設備已經在一些康復機構中試用,用戶反饋很好,部分自閉癥兒童有明顯改善。

          其實,很多研究者和醫院將言語障礙的重心放在自閉癥研究,但是言語障礙不只包含自閉癥,針對言語障礙的研究也不僅僅只有VR技術。

          而在研究手段上,聲學分析、腦功能成像、腦電生理等檢測手段已得到廣泛應用。經顱磁刺激(TMS)、經顱直流電刺激(TDCS)、漢語失語癥心理語言評價(PACA)、鏡像神經元訓練系統(MNST)等干預手段的研究已接近或部分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在國際上有一定影響力。

          國內典型案例解讀

          1、東方啟音

          東方啟音是國內兒童言語及智能發展專業機構,2007年成立,已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區總設有33家直營中心,員工超過1300名,康復師占比約為80%,每月培養80名-100名言語康復師。

          在營收方面,東方啟音每年有10000多個家庭在東方啟音各個中心付費,購買各種服務。2018年全年營收超過2億,相較于2017年幾乎翻了一倍。崔廣利告訴動脈網記者,公司每年的營收和服務家庭數量都以100%的速度在增長。

          針對言語康復的痛點,東方啟音在以下4個方面給予了實踐:

          1、將國外的先進課程本土化。其課程分為醫學課程和教育課程。在醫學方面,2016年,東方啟音與美國自閉癥權威機構STAR Autism Support達成戰略合作,共同研發自閉癥(孤獨癥)漢語訓練課程,促進中國自閉癥康復的專業發展。

          在系統化專業教育方面,東方啟音與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合作,把本土課程標準化,通過各中心豐富的臨床案例,跟課評估,制定訓練計劃來建立數據論證,共同建立中國言語治療的多項專業課題研發;

          2、由于中國高等院校開設的言語康復專業非常少,不能滿足行業需求。所以,東方啟音建立了自己的人才培訓體系,從香港、美國、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及地區引進技術人才及培訓導師,并培訓本土醫療及教育行業人士,選送優秀的員工去國外進修。

          目前,東方啟音每月都能培養出80名-100名言語康復專業人才。標準化的人才培養也為東方啟音快速擴張保證了服務的質量;

          3、東方啟音服務的人群不只是自閉癥、腦癱等特需兒童,還包括普通兒童的言語障礙以及成人言語障礙,且這些人群都有適合自己的課程。在美國,言語康復(ST)有60%的服務是提供給了普通兒童,解決他們發音不清、口吃、邏輯、社交專注力問題及學習障礙等諸多言語問題。但是國內的言語康復多數只是為自閉癥、腦癱兒童服務。東方啟音的定位就是為所有言語問題人群服務,而不僅是特需兒童。目前,東方啟音已經和碧桂園合作開始為學齡前兒童進行言語能力篩查及家長培訓;

          4、建立晉升言語康復師考核的培訓體系:東方啟音與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合作,開展言語康復師的培訓,課程均為臨床課程,培訓合格后,由紐卡斯爾大學發放STA證書,證書具備國際標準。這個培訓體系助推了中國言語康復教育的發展。目前,東方啟音已經和一些國內高校合作,幫助補充真正言語康復師的ST臨床課程。

          2、雅恩教育

          自2007年開始,雅恩教育一直致力于 2歲-6 歲特殊需求兒童的言語語言和溝通訓練,為語言發展障礙、發育遲緩、自閉癥譜系障礙兒童提供個性化的服務。

          目前,雅恩教育在上海、杭州、南京、北京、深圳、成都、蘇州已經開設 15 家分支機構,并即將繼續在各主要大城市開設新的服務網點,計劃在三年內發展至 30 家以上連鎖服務中心,每年服務超過10000個家庭。患者群體除了自閉癥,還包括言語發展遲緩、智力發展障礙、唐氏綜合征、聽力障礙等各類言語溝通障礙相關問題。

          3、昆明長和天城康復醫院

          長和醫療是一家集投資、管理和運營為一體的康復醫療集團。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昆明四地建立了康復機構和醫院。

          昆明長和天城康復醫院是由長和醫療攜手昆明天城屋業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投資興建的二級專科康復醫院。

          醫院特聘來自國內外知名康復領域權威專家,組建集醫師、治療師、營養師、心理咨詢師等不同專業國際化多學科團隊,共同構建神經康復、骨與關節康復、心肺康復、疼痛管理、兒童康復以及脊骨神經醫學六大精品服務板塊,并開設配套的內科、外科、兒科、中醫科、疼痛科、精神科(臨床心理)門診和輔助檢查室等。

          言語康復是醫院的一個版塊。言語治療負責人、昆明醫科大學言語治療副主任何宏祥告訴動脈網記者,醫院目前有10位言語治療師,有3位來自中國臺灣,其余7名均為本地治療師。

          長和天城康復醫院的言語康復師的專業性很強,他們都是言語治療專業畢業,在大學期間學習的都是言語康復相關內容。

          而且,醫院的本地治療師都是昆明醫科大學言語治療專業的畢業生,每月接待700名-800名言語障礙患者,還承接了昆明殘聯委派的言語康復任務。

          在人才培養方面,長和天城醫院有自己的專業治療定級制度與晉升制度。每個初中級治療師均有專業導師帶教。長和天城醫院也是長和醫療集團自有的培訓學院,向集團各地的診所輸送合格的醫療康復人才。

          此外,該醫院還與昆明醫科大學合作培訓學生。目前,昆明長和天城醫院的4名言語治療師負責昆明醫科大學四種言語康復的課程。每屆有35名-40名言語治療師畢業,其中每年有4名-5名治療師會留在昆明長和醫院。

          作為長和醫療系的康復醫院,長和天城康復醫院還負責各個地區語言康復師培訓大綱的起草。而且針對每個城市兒童言語障礙的病種不同,團隊會在基礎言語課程之外,制定不同的培訓大綱。

          比如上海和北京的言語治療師主要加入自閉癥方向的培訓。深圳的言語治療師則要側重自閉癥和發育遲緩的康復,昆明的言語治療師會著重培養自閉癥、腦癱、唐氏綜合征及成人的言語障礙等。

          特備鳴謝:東方啟音創始人崔廣利、雅恩教育創始人邊瓊霞、長和醫療運營總監趙楊、上海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翟廣濤教授、昆明醫科大學言語治療副主任何宏祥、溫縣人民醫院原康復師朱淼等人對本文的幫助。

        評論文章(0) 0 分享

        上一篇:東方啟音姚秋武:60歲創業助特殊兒童走入社會下一篇:東方啟音牽手紐卡斯爾大學 讓個性化教學插上互聯網翅膀

        相關評論

        評論 (0人參與

        最新評論

        暫無評論
        yy4408首播影院手机电视